圆扣

天下美满都归你 ※ 喻黄

和小伙伴们打招呼&喻黄印象

给小天使们笔芯♡~补个自我介绍

喻黄是我萌的第一个现代CP,第一个甜CP,第一个好好交党费的CP(喂

动画入坑,为喻黄下载的lofter
感谢落哥鬼先生,感谢米洛格天果冻太太……(太多写手画手列举不完)让我对这么美好的两个人死心塌地,所有描绘出他们的模样和不同魅力的太太们都是宝藏~♡
  
喻黄写起来非常开心,每次不论吃粮产粮都感觉超幸福,希望能细水长流,一直爱他们

目前写喻黄的困难一是手速,每小时很少上四百字,还不如手写,但需要纸笔和场地出门就没办法;
二是受史记和各种正史影响大,所以白话文用词不太会,有时过于言简意赅,有时又很堆砌文饰,笔力弱,可读性十分不怎么样

承蒙喜欢~有很多不足,还需锤炼
想写我印象中的喻黄,给大家展示一个我所体会的视角,汇入成千百篇喻黄的一部分~
我就乐呵写写,大家随便看看,如果能偶然让你们更喜欢喻黄就更好了(这就是同人交流的美好啊,能让人一次又一次重新发现喻黄,爱上喻黄

也祝大家读喻黄的时候开开心心,嘿嘿傻笑(以己度人,我自己吃粮时候就这痴汉样儿(。
    
  
喻黄对我来说,是文学世界里气质很特别的一个存在,独一无二。如果非要形容,是一场无忧无虑的诗和远方,明净浅亮的模样
【窗缝的泥土里生出嫩黄的野花,美得像一场童话。】平淡又晴暖,生机蓬勃

也许很多喜欢喻黄的人,都在向往着,羡慕着,努力着,成为这样的人吧♡
   
  
  
天下美满都归你 ※ 喻黄
  

【喻黄】他好可爱(ABO)

叶修:黄少天这种可怕的omega,也就喻文州觉着可爱(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黄少天是个武力值爆表的omega。

叶修常说,如果不找个敢上九天揽日月的alpha,估计镇不住他。

“靠靠靠,叶不羞你个史上最黑心omega好意思说我?”

黄少天愤怒地从墙上扯下毛巾,搭在一头黄毛上,“我炸ao婚配所不是你指使的?钓鱼起诉alpha同盟不是你策划的?凭什么你能认识苏少将我就被联谊酒会列入黑名单!??”

虽然气势汹汹,但是毛巾软软的,印着可爱的文字泡,耷拉在微拧的湿润眉眼上,显得英气又委屈。

他好可爱。喻文州站在门外,这样想道。

“因为你的请柬是伪造的。”叶修嘲笑,“人根本没给你发。”

黄少天对他比了个中指,撩起额前汗津津的头发,要告辞离开这个冷漠的健身房。

喻文州反应就慢了那么半拍,咚一声,omega像颗火爆的星球撞上他。

“抱歉。”道歉声比黄少天的语气词还快,黄少天噎了噎,顿时浑身不对劲了。

他还是第一次先于信息素,接受到来自一名alpha的其他信息。低而好听的嗓音,以及下意识扶了一下他腰部的礼貌触碰,确认他站稳之后很快又离开。

“没事。”黄少天起初以为他刻意收敛了气息,等嗅到他的信息素,立刻否认了想法。

这个alpha也太弱了吧。

目光在喻文州俊美的脸上一扫,黄少天不计较地挥挥手,示意我走了你随意。

“请问…”又是那种声音,让被叫住的黄少天汗毛直立,“联谊舞会,我可以邀请你一起去吗?”

得不到发放的请柬不要紧,有请柬的alpha/omega可以自带舞伴,把人捎进去。

不过这种情况,除了帮忙带同性舞伴进去,其余都是出双入对的情侣。

主办方在看到黄少天的瞬间,恨不能拉响最高级别防空警报。

黄少天从低调奢华的豪车下来,随意解开了两颗扣子,俊眉俏目,神采奕奕地转头和身边人说话。

整个人像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。

对大部分alpha来说,黄少天身边的“弱者”不成问题,如果不是顾忌着他以往的战绩,那些目光会立刻变成实质战场。

跳完第一支舞的时候,黄少天的兴奋劲儿告一段落,才察觉四周暗潮汹涌。

侍者恰好经过,他顺手端了一杯酒解渴:“好了伤疤忘了痛,alpha这种生物一点也不可爱,输不起也就算了,打不过我还会恼羞成怒。哦,不包括吊车尾的。你不怕我去找别的猎物?”

喻文州一直专注凝视他的一举一动:“你都不怕跟着吊车尾丢人,我怕什么。”

话是这么说,不自觉把人往怀里捞了捞,腰搂得更紧了。

黄少天感觉到了,心里不知怎么涌上了一股得意劲儿。虽然自己也不知道迷倒一个吊车尾有什么得意的。

他们在舞池里晃悠,琉璃灯光落在咫尺眉目间,黄少天发挥稳定地滔滔不绝,喻文州注视着他,时而应和,脚步的起伏是一种温温柔柔的韵律。

直至黄少天当夜入睡,满心还是喻文州送他回家时,肩头洒满路灯的暖光的模样。
   
   
次日一觉睡醒,黄少天扒拉着乱糟糟的头发,后知后觉地“靠”了一声。

见鬼,也不知道被迷得神魂颠倒的人是谁。
  
“爸!”他想一出是一出,冲出房间身体探出楼梯,“omega倒追alpha难不难?你当年怎么追的父亲啊?”

楼下隐约的说话声停了。

黄少天叼着牙刷趴在栏杆上,朝下面花式连环叫了几十声爸,听声音有人顺着楼梯上来了。

黄少天突然做贼心虚,先补救道,“那啥,我就是好奇随便问问……”

转角出现个喻文州,抬脸看着他笑:“少天昨晚见到了合意的alpha?”

你呗。黄少天心说。

不应该啊。喻文州心想,我都盯得那么紧了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被抓包了,黄少天赶紧转移话题,“站着别动啊,一个alpha往omega的卧室跑太不像话了!你怎么来我家了?”

喻文州从善如流,绅士地站在原地:“我回去以后失眠了一夜……看天亮了,迫不及待想见你,就来登门拜访了。”

黄少天僵住,一向飞速产出废话的大脑此时一片空白。

喻文州笑了一笑,不好意思似的,然而行动上可不含糊,走上前去伸手握了握黄少天搭下的手:“有点唐突,希望没给你造成困扰。”

“来都来了,你……”黄少天指尖一烫,猛地抽手后退了半步,“呆着呗。”

omega转身逃了,房门“嘭”地关上。

喻文州无奈地回了客厅,全程偷听动静的黄家双亲都是一脸卧槽。

莫非黄小魔头的克星竟然是这一型的?
    
  
   
———tbc———
  
  
喻总装起了吊车尾,那什么,华南第一A?_(:3」∠)_

有点想跑百日喻黄,可是我……时速四百字啊